【舊文重溫】讀書筆記:《索羅斯談索羅斯》/《避險基金交易祕辛》




《Inside the House of Money》,過去十年,看過不下五次,卻鮮有向人介紹。(繁體版已絕版,書名為《避險基金交易祕辛: 13位頂尖避險基金經理人談全球宏觀策略》,圖書館應該仍能借閱)。


本書有何什麼獨特之處?答曰: 可視作為宏觀交易版的《金融怪傑》。作者Steven Drobny ,為環球對沖基金顧問,業內人脈極廣。書中訪問了十三名交易高手,深入探討他們的操作手法。


近來重讀,有一章極有共鳴。被訪者為Dr. Andres Drobny,為作者的商業夥伴,曾任職多家投資銀行,擔任交易員及宏觀研究主管。

Dr. Drobny 經常問自己一個問題:「如果今天,我只能做單一個交易來致富,應該買賣什麼呢?(“If you had to do one trade to get rich today, what would

it be?”)」


這概念小弟覺得,極有醍醐灌頂之效。當代世界資訊無窮,圖表成千上萬,研究報告如山,好處是獲取資訊,容易如探囊取物。想初入股海,為九十年代,如欲讀取公司年報,只能跑到某幾座圖書館,方能閱讀(年報藏於「參考圖書館」,不能外借,只能逐頁影印)。


到了二十一世紀,問題變成資訊泛濫成災,啥是無聊雜音,啥是珍貴資訊,如非靜心仔細思考,實在難以辨別。結果:見樹不見林,缺乏大局觀。

Dr. Drobny的問題,能夠讓自己焦距於,能夠為整體組合,獲取重大回報的主題 (他個人的標準,是提升組合20-30%)。


高手中的高手,必定擁有這種「大局觀」,能夠在無數的投資主題中,聚焦於那個澎拜大浪。在中文版剛剛面世的《索羅斯談索羅斯》(Soros on Soros)一書中,訪問索羅斯的謂恩(Byron Wien),覺得「投機之神」最厲害的特異功能,就是年中,通常只有幾個特殊的交易日,能夠獲取巨利。


普通人總是後知後覺,索羅斯則多能立刻做出反應,並大注出擊。


以十六字概括:遠離雜音,化繁為簡,少看多想,捨末逐本。自問仍可做得更好,所以特地寫下本文,自我提醒。


團購《索羅斯談索羅斯》HKD172,包順豐寄香港或澳門順豐站,順豐營業點及順豐智能櫃郵費:https://bit.ly/3t5uCBN

Featured Review
Tag Clou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