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證幸運的方法(二) - 賈伯斯的脫胎換骨

上回提到,賈伯斯被蘋果董事會趕走,轉戰NeXT、Pixar,慢慢把性格的菱角磨平,變成「萬人敵」,統御力大增。重返蘋果的教主,厲害之處,在哪裏呢?

賈伯斯能成為科技教主,確有不少板斧,第一是對產品設計的觸角,可以無中生有,想出一件驚世產品。第二是銷售和市場行銷的技巧很高,不論是公司的形象、產品的設計、定位、銷售手法。產品一看便知道是蘋果出品,有其獨特性格,不論是桌上電腦、筆電,還是手機。但他最致命的缺點,是在管理方面。然而當他重返蘋果時,其實已經磨平菱角,大大改善,才有力迎接人生的最高峰。

在《賈伯斯傳》、《蘋果設計的靈魂:強尼.艾夫傳》(強尼艾夫是蘋果首席設計師),又或是賈伯斯外部顧問Ken Segal於Insanely Simple: The Obsession That Drives Apple's Success一書中的描述,均可見到,賈伯斯重返蘋果後,團隊的氣氛、本質,與以往截然不同。

賈伯斯當然沒變成如阿姜布拉姆般,慈眉善目,每日笑口常開、絕不發脾氣;仍是要求嚴謹,隨時半夜兩點致電下屬家中,傾談公事,弄醒別人全家,也在所不計的工作狂,而且內容可能只是說明書的排版等瑣事。如下屬開會準備不周,一樣會被他直斥其非,當場趕跑。

可是這個iPod、iPhone年代的賈伯斯,手下員工,統統心悅誠服,不會逃避甚至請辭,雞飛狗跳。雖然身處高壓環境中,並肩作戰時,苦而不痛,甚至能苦中自樂。 美股隊長從《蘋果設計的靈魂:強尼.艾夫傳》中看到,從九十年代末的iMac,及後的iPod,到最終改變地球的iPhone,設計的核心小團隊,人腳無大變化,卻總能打敗四方八面的強敵。

小弟敢說,如果賈伯斯沒有八十年代被趕走的經歷,在NeXT和Pixar浮浮沉沉中不斷磨平菱角,後來不可能達到那個「緊(張)而不(暴)躁、忙而不亂」的境界。

賈伯斯是否一個幸運的人?被人趕走,固然是不幸,但他有能力,將這個不幸的事件,變成祝福。他自己在史丹佛大學的演說中,也有提到:

「幸運的人,並非不會遇上壞事,而是能將其變成好事」

下一個例子,是股神巴菲特。巴菲特也經歷過很壞的遭遇,並從中得到領悟,徹底改變他的投資哲學,才能在之後四十年間,創出投資生涯的新高峰。

眾所周知,巴菲特是格拉罕 (Benjamin Graham,台譯葛拉漢)的門生。格拉罕分析股票時,首重公司持有資產之價值。因為格拉罕經歷過大蕭條年代,公司經常灰飛煙滅,所以他的投資哲學,是要求股份起碼在拆骨清算時,仍有利可圖。所以買入價格,要比清算價值更低,萬無一失,就是他所謂安全邊際(margin of safety)的來源。

巴菲特相當敬仰格拉罕,求學時期已特意轉校追隨,聽課時常常坐到最前,在格拉罕向一班同學講授期間,往往變成二人對談。對巴菲特的程度,葛拉漢亦驚為天人。後來巴菲特更受僱於格拉罕旗下,學滿師才於1956年時,開設自己的投資合夥人公司,以類似對沖基金的形式,為別人管理資金。

巴菲特的成績斐然,聲名遠播,單靠投資者的口碑,已發展得頗具規模。

結果不到四十歲的巴菲特,長勝將軍,終於踢到大鐵板…

保證幸運的方法(一):https://goo.gl/am8B8D

圖片來源:StockFeel 股感,來自生活

Featured Review
Tag Cloud

© 2023 by The Book Lover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

  • Grey Facebook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