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與聯儲局為敵

February 12, 2019

 

 

本週繼續介紹,美股數據王戴維斯(Ned Davis)的投資心法。

 

戴維斯「操作九律」之二,是「別與聯儲局為敵(Don’t fight the FED!)」。正如夥拍索羅斯(George Soros),擊潰英倫銀行的神級交易員鄧肯米勒(Stanley Druckenmiller)認為,股市升跌,最受資金(liquidity)充裕與否影響:

 

「公司盈利,並非導致大市上升的主因,真正因素是聯儲局… [交易員]該注意中央銀行,以及資金變化。多數市場人士,總聚焦於盈利及其它傳統指標。但實情是,資金主宰大市。」

 

戴維斯亦認同,與聯儲局為敵,實屬不智:「華爾街像一套戲劇,聯儲局負責撰寫劇本。」

 

或問:「隊長,近來聯儲局主席鮑威爾(Jerome Powell),言論『放鴿』,跟聯儲局同路,是否應該掃入美股?」

 

正如上集講過,戴維斯外號數據王,擅長運用逾百年的美股歷史數據庫,協助判斷大局。分析官員言論,易生偏差,皆因「官字兩個口」,當大官的,說話鮮有斬釘截鐵,多留含糊之處。

 

數據王則主力參考債息,用以判斷「水緊」與否。第一個相關指標,是美國10年期與3個月國債息差(10-Year minus 3-month treasury yield)。自1968年1月,至2017年6月的統計數據顯示,如10年國債息率,高於3個月國債息率超過0.6%,標普500指數的平均年率化回報,為9.8%;反觀當上述息差收窄,低於0.6%,則大市平均年率化回報,為負3.3%。

 

如美聯儲連環加息,3個月國債債息多必水漲船高,令其跟10年國債債息距離收窄。逆向孳息曲線(短息高於長息),多導致衰退,此乃廣傳;但原來一旦收窄到0.6%以下,亦多大幅影響美股回報。

 

執筆時(14/1),上述息差為0.28%,「水緊」程度屬影響股市的水平。(想自行跟進,可在免費網站 www.stockcharts.com,輸入代碼$UST10Y-$UST3M即可。)

 

戴維斯另一常用的貨幣相關指標,是美國企業債(穆迪Baa級,為最低投資級別)息率的按年變化(Moody’s Baa bond yield year-to-year change)。當Baa級企債息率,錄得按年上升,據數據王解讀:「這是不利股市的訊號,代表息率上升,開始對公司營運及經濟變得具約束性。」

 

據1925年底,至2014年中的數據,當上述息率按年上升超過8.3%,標指平均年率化回報為負5.7%;反觀如息率微升,甚至下跌(按年增幅3%或以下),美股平均年率化回報,則為10.4%。(有意自行跟進,可參考聖路易斯聯儲局網站的免費數據:https://fred.stlouisfed.org/series/BAA)

 

投資最宜順勢而行:零息政策、接連減息、量化寬鬆,為股票牛市誕生之源;反觀連環加息、量化緊縮,起初未覺其害,但正如溫水煮蛙,水溫緩升至沸點,若不懂適時抽身,倉位淨值隨時「一鑊熟」,要「跑山」數年,才能達至黃子華口中「投資的最高境界」:打和。

 

「別與聯儲局為敵」,善用數據,分析資金大勢,對投資美股的長線回報,必有莫大裨益。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Review

【隊長送🎁】華盛証券 輕鬆交易美股及ETFs

February 25, 2019

1/7
Please reload

Tag Clou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