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倉其實有樣睇


1月份,人人是股神。基金經理狠批,內銀升5成。豈料未到2月7日,已經傷亡累累。

是次殺倉,快如赤兔,卻非即日閃崩(flash crash),毫無手影可捉。2月4日,錄了1小時影片(https://youtu.be/VOkZ-TIbk5E),總結了2月首兩個交易日的異象:

價量啟示:2月2日,美國資產值(AUM)最大的一批ETFs,如標指ETF(SPY)、納指100ETF(QQQ)、富時成熟市場(VEA)及MSCI新興市場(EEM)等,同步暴挫,且成交量對比前20天的平均,高約30%;此外眾ETFs,於最低位收市,顯示大戶沽盤,或未及完成。

債券積弱:美國整體債券ETF(AGG),一泄如注。美國長債ETF(TLT)、房產信託(REITs) ETF(VNQ),同樣慘烈。正如舊文:「據經驗,當債息、外匯、商品同時大幅波動,股市自難平靜如水。」自己2013年中,曾被所謂Taper Tantrum 所傷(按:時聯儲局表示收水,債券暴跌,股債混合基金和「風險平價」(Risk Parity) 基金,被逼減持股票。當時標指曾跌7.4%),見過鬼便怕黑,之後對債息急升,非常提防。

波動性增:自1月中,各類資產的波動性同升。SPY的14日真實波動均值(average true range, ATR),由一月初的1.5,升至2.5。同期EEM的ATR(14)由0.47,升至0.62。美匯指數更不用說,波濤極洶湧。當全部資產類別,波幅齊急升,或令貪勝不知輸的基金,發現中伏後,被逼急急減倉止血。

VIX指數異象:另一現象,是恐慌指數(VIX),出現逆向期貨曲線(backwardation),反映市場正陷入恐慌。正常的VIX期貨曲線,是即月期貨價格,低於遠期(contango),因為時間越長,出現恐慌機率越高。當期貨曲線逆向,即月高於之後月份,反映市場現正受壓,投資者急需買入即月VIX期貨對沖風險。

其它異象:A股出現大量閃崩。加上本地熱炒藍籌,牛證對熊證的比率,竟達96:4。

2月3日,有舊生聚會,提及上述風險。時與會者,擔心於2月5日才開始對沖,會否太遲?恐怕對沖後再被挾,左一巴、右一巴,口腫面腫。可是自己分析問題的重點,不單看對與錯的機會率。小弟視索羅斯名言如座右銘:「對錯並不重要,最重要是正確時,可賺到多少;看錯時,會虧多少?」對照不同情境的後果(payoff),至為重要。

當時想法,是動用組合2-3%資本,作對沖成本,買入認沽期權(put options)。若又是狼來了,虛驚一場,大市、手中持股,火箭奔日,縱面子有損,put變廢紙,跑輸大市(對沖成本打水漂),但來日方長,元氣未損,用餘下11個月,追回失地,並非難事。

但如不對沖,不幸碰上完美風暴,極易手足無措,交易節奏大亂。常見現象,是先掉以輕心,到無數熊軍臨城,才肝膽俱裂,慌忙於低位減持、斬倉、對沖,甚至反手加沽(net-short)。跌市中狂蝕一筆,V型反彈又蝕一筆,身心、倉位大受打擊,被抬出場,每多休養至少半年,才能再戰「缸」湖。縱處牛市三期,也只能徒呼奈何。

Featured Review
Tag Clou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