贏谷輸縮的科學理據

October 23, 2017

  

 

投機也好,賭博也好,「贏谷輸縮」,總被奉為金科玉律。例如《金融怪傑》(Market Wizards)訪問的高手Paul Tudor Jones,單月虧損一達10%,會立刻清倉,避免演變成不可收拾的死亡漩渦。Jones自白:「接連敗陣時,我會不斷減碼。當表現跌至谷底,注碼必定極輕。」

 

「贏谷輸縮」,究竟有否科學根據?近日重閱《犬狼之間的時刻:冒險、直覺及市場起落的生理學之謎》(https://goo.gl/nMjgZc)一書,發現原來屢敗之人,受荷爾蒙影響,判斷力會大跌,人亦變得畏首畏尾,暗合古人:「敗軍之將,何足言勇」的道理。

 

市場波動,難以預測,交易屢敗,身體自然會充斥皮質醇(一種壓力荷爾蒙)。皮質醇的副作用,是令記憶方式劇變,繼而判斷力暴跌。原來人關於風險、危機的記憶,來自大腦兩個區域,各自為記憶的不同面向,進行編碼:海馬迴記住真實的細節,杏仁核則記住事件的情感意義。

 

皮質醇會令處理細節的海馬迴,體積萎縮多達15%,彷如進入冬眠,卻使處理情感的杏仁核,效能上升,變得極度活躍。借用戰友名句:「細節放兩邊,感覺行最先」,壓力大的交易員,思考變得更情緒化,完全漠視事實細節。

 

思考模式驟變,績效必差。相關道理,實不難理解,試訪問金融海嘯倖存者,08年下半年,他們做過甚麼交易?諒十居其九,無法憶述細節,只剩恐懼、無助、惶恐等情緒記憶。

 

皮質醇濃度太高,另一副作用,是令人的回憶,只充斥不安、不快、失敗的經驗;另外,杏仁核過度活躍下,容易相信謠言及自我幻想。難怪08年9月,雷曼兄弟倒下未幾,一個關於東亞銀行的手機短訊,竟會招致擠提。

 

高壓力交易員,罹患的症狀中,最不幸就是「習得無助感」(learned helplessness),對掌控個人命運的能力,信心盡失;對眼前的獲利機會,無動於衷,落得癱坐椅子,「睜不開兩眼,看命運光臨」。

 

還記得2016年初,恒指一度跌至18000點,網絡聊天室留言,充斥「大戶玩晒」、「港股是海外大鱷提款機」、「索羅斯集團陰謀滅絕強國」等「人為刀俎、我為魚肉」味濃的言論,跟現時眾散戶信心十足,核彈也不怕、大跌也不怕,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

由此可見,以科學角度來看,大敗後龜縮,百利而無一害,蓋皮質醇的作用,實在霸道。或問:敗軍精神不振,有何法可助復原?

 

1. 運動抗壓,效果最好,能改變身體荷爾蒙結構;
2. 與良朋、好友共聚,激發迷走神經,通知身體解除高度警戒狀態,皮質醇水平自降;
3. 游泳或以冷水洗面;
4. 腹式呼吸(最易實行) (https://goo.gl/kUmRjd)
5. 避開壓力爆燈的上司或同事,因壓力會互相感染。

 

《犬》書亦有講及,平日如何透過運動,提升長期抗壓能力,篇幅所限,有緣再述。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Review

【隊長送🎁】華盛証券 輕鬆交易美股及ETFs

February 25, 2019

1/7
Please reload

Tag Cloud
Please reload

© 2023 by The Book Lover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

  • Grey Facebook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