索羅斯的睿智

自古名將如美人,不許人間見白頭。剎那光輝的基金經理多如牛毛;長炒長贏數十載的,卻如鳳毛麟角。

無時間看新書,一味靠食知識老本,面對演化不斷的金融市場,戰技心法,十年如一日,結局跟足電影《最後武士》:湯告魯斯和渡邊謙,騎駿馬、揮寶刀,若舞梨花、如飄瑞雪,氣勢如虹衝陣,但碰到現代每秒射擊千發的加特林機炮時,便極速地被抬出場。

如何長期保持狀態巔峰?皓首白髮,投機觸角依然超敏銳的索羅斯,最宜借鑑。話說索氏1969年自立門戶,到1981年時,基金規模,由1200萬美元,升至1億,但生活卻出現重大危機。時跟拍檔羅傑斯鬧翻拆夥、婚姻破裂,日炒夜炒,一刻不能休息,內心痛苦萬分,要看心理醫生。

某次,基金急需現金,逼得像瘋狗般,於倫敦眾銀行間疾走,差點心臟病發。靈光一閃,體悟到人若炒爆了地球,但失去了生命,其實都是搵自己笨。

撫心反省,危機根源在於操控成狂,Soros on Soros一書如此剖白:「我的性格,過分自我批評和壓抑。投資前,收集的情報遠多於所需;也往往沽得太早,原因在於我對世事過分挑剔,事情只有一丁點不符預期便離場。」

為了突破危機,索羅斯放下凡事控制的心魔,信任直覺;買股票前,不用再驗屍咁驗;減少微調倉位,戒了日夜尋找新投資故事的心癮。放下控制,信賴直覺的後果,基金戰績飛躍,連續兩年翻倍,規模1億變4億!

不少基金經理也有類似心魔,每日二十四小時都要去重新部署,分析最新「資訊」,「股上身」,連睡眠都彷似不需要,更遑論放假、看書等「浪費時間」的「罪行」。結果長年累月太過繃緊,人變得神神化化,恒指跌過兩百點,情緒反應都大得嚇人,怎能脫離如此精神困境?

當代禪修大師Ajahn Brahm上月訪問Google總部時開藥方如此:「一杯水有幾重呢?但如果連續舉杯半個小時,手臂也會痠痛至極。但只要放下一分鐘,再提起,便回復舉杯若輕的狀態。」

過勞,壓力便累積,決策質素便急降。出錯了,便需額外心神去補救,壓力更上一層樓,惡性循環不絕。但如懂得每天讓腦袋放鬆一時三刻,關掉手機、電腦,鬆弛一下,精神重新集中,決策自會得心應手。所以,適時放下,並不是浪費時間,而是極佳的自我投資,回報是腦袋持續不斷的高效率。

杯非重物,久持亦累。何況錢財沉甸,不懂放下,其能久乎?

Featured Review
Tag Cloud

© 2023 by The Book Lover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

  • Grey Facebook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