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希望 慘過輸


大學同窗,快舉家移民北美,臨別之際,相約喝杯咖啡。

胼手胝足,建立事業,為兒女,要一手放棄。人非草木,極端不捨,人之常情。但對於此時此刻的香港,實在極端心灰、失望。

殖民地年代,統治者對港人,反會客客氣氣,體恤一下民情,噓寒問暖,門面功夫,做到十足十。當年的布政司,不會跟你說:「我退休返英國食長糧,無欲無求,就算膽大妄為,你奈得我何?」現在則專政味濃。鉛喉有毒水?「喝了長命百歲,你識唔識呀!」萬千基建盡超支,一伸手就幾百億,問下點解,「咪問咁多啦,速速鎊,唔好兩頭望!」早幾年,才跟朋友講笑,香港遲早有城管,厲害過公安。誰知一語成讖,且對比祖國,青出於藍,由上市公司來領導,公安背後協力,傳媒識做「隻眼閉」,三位一體,立體強攻。

我完全明白朋友心情,如果有小朋友,你覺得廿年後,他們有無出路?當各行各業染紅,企業文化只問出身、政治取態、黨齡、人脈,你「專」未必夠海歸「專」,「紅」就一定唔夠「紅」,隨時被歸為「黑五類」。有筍位,你可以先過官、富二代?出身注定命運,投胎方可逆轉,識得Steve Job都無用。

「唓,你泛政治化啫,我搵錢至上,關我乜事?」唾面自乾又如何?弊在錢都無得搵。日日看英明基金經理撰文,就知港股已死:大牛市?政府一定狙殺;國企高層貪污自肥,壟斷都無錢賺;出國家隊救市?隊中有內奸,衰多幾分;炒國策?春江鴨「未出先知」,到你知時,一接就含火棒;扮強國李嘉誠?立刻被失聯;買券商?忽然被抓去為國捐軀;投降想走?千股齊停牌。保守至極買人仔,領導卻忽然臀部痕癢,主動貶值,萬箭穿心。

莊家突然被斬倉,日跌九成,甚至永久停牌那些「小事」,已全然麻木。至於買強力金融股收息,以為夠穩陣,一定不會執。誰知跌幅,媲美莊股,唯有跟戰友齊喊三聲:「獅子山下,共渡時艱!」 至於外資全撤,成交極速萎縮,不在話下,短炒左穿右插無對家,寂寞難堪。

無希望,慘過輸。當每一道門,都是死門;門常開,變成門常西時,遠走他方,實為最好出路。安慰朋友曰:「昨日種種,猶如昨日死」,留在這裏,所謂事業,也是遲早消散。日本仔,九十年代開始救市,救足廿多年,債務對GDP比率,才250%。反觀某國,據聞仍身處盛世,還沒開始救市,債務對GDP,已經過200%。而某國GDP年增加6%,背後需要15%的新增貸款去維持,所以數學上…不好再說了,不然要去長洲洗頭。

見朋友仍有點滴不捨,我寫了一首對聯給她: 柑蕉桔梨碌柚 雁鷲雕狸獅狒

橫批:留在香港會神獸 玩撚猿

Featured Review
Tag Cloud